Commits

Wang Dingwei committed 56b697f

small adjustements

Comments (0)

Files changed (1)

 
 Copyright © 2001 Eric S. Raymond <esr@thyrsus.com>
 
-Wang Dingwei <gastlygem(at)gmail.com> 基于 Barret 的翻译更正而成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+Wang Dingwei <wangdingwei82@gmail.com> 基于 Barret 的翻译更正而成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 
 +--------------+----------------+-----------+
 | 版本更新历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|
 作为 `Jargon File`_\(译注:黑客行话大全)的编辑和几份其他类似性质知名文章的作\
 者,我经常收到充满热情的网络新手的电子邮件询问:“我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出色的
 Hacker?”早在 1996 年,我注意到网上似乎没有任何的 FAQ 或者 Web 形式的文档提到\
-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因此我写了这份文档。现在,很多 Hacker 都认为这是一篇权威\
+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因此我写了这份文档。现在,很多 Hacker 都认为这是一篇权威\
 性文档,那我也姑且这么认为吧。不过,我不认为我是这个话题的绝对权威;如果你不喜\
 欢这篇文档,你也可以自己写一份。
 
 、\ `土耳其语`_\、\ `瑞典语`_ 。注意由于这份文档时有修正,所以以上翻译版本可能有\
 不同程度的过时。
 
-装饰本文的“五点九宫格”图像被称作的“glider”,在一种被叫做 `Life`_ 的数学模型中,\
-这个简单的样本有一些异乎寻常的属性;多年以来,Hacker 们都为此着迷。我认为这个\
-图像是一个很好的黑客的徽标:它显得抽象而且神秘,而且像是一扇通向一个截然不同的\
-有其内在逻辑的世界的大门。你可以阅读更多关于 `Glider 徽标`_ 的内容。
+装饰本文的“五点九宫格”图像被称作“glider”,在一种叫做 `Life`_ 的数学模型中,\
+这个简单的样本有一些异乎寻常的属性,多年以来 Hacker 们都为此着迷。我认为这个\
+图像是一个很好的黑客徽标:它显得抽象而且神秘,而且像是一扇大门,通向一个截然不同的\
+有其内在逻辑的世界。你可以阅读更多关于 `Glider 徽标`_ 的内容。
 
 .. image:: images/glider.png
    :alt: 如何成为一名黑客
 独立于他们工作的特定领域的。但在这份文档中,我们将集中书写在软件黑客的技术和\
 态度,以及发明了“黑客”一词的、以共享为特征的文化传统。
 
-有另外一群人大声嚷嚷着自己是黑客,但他们不是。他们主要由青少年男性构成,\
+有另外一群人大声嚷嚷着自己是黑客,但他们根本不是。他们主要由青少年男性构成,\
 是一些蓄意破坏计算机和电话系统的人。真正的黑客把这些人叫做“骇客”(cracker),\
 并不屑与之为伍。黑客们通常认为他们是一群懒散、没有责任心、而且不是很聪明\
 的人。会通过热接线发动汽车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汽车工程师。一样的道理,\
 做一名黑客会有很多乐趣,但是这些乐趣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获得。这些努力需要动\
 力。成功的运动员在表演和超越自我极限的时候获得身体上的愉悦,并把这种愉悦作为自\
 己的动力。同样,为了成为一名黑客,你要从解决问题、磨练技术,以及锻炼智力中得到\
-基本的快感
+基本的享受
 
 如果你不是天性如此,而你又想成为一名黑客,你就要设法成为这样的人。否则你会发现\
 ,你的黑客热情会被其他分心的事物吞噬掉——如金钱、性、以及社交圈的认同。
 发布结果给其他黑客几乎是一种道义,这样其他人就可以去解决新问题,而不用在旧问题\
 上面浪费精力了。
 
-(你不必认为你有义务把自己_所有_的作品都免费发布出来,但这样做的黑客能获得大家\
+(这并不是在说你有义务把自己所有的作品都免费发布出来,但这样做的黑客能获得大家\
 最大的尊敬。使用黑客技能养家糊口甚至发财致富都没关系,只要你别忘记自己作为一个\
 黑客的责任,不背离黑客群体即可。)
 
 他们解决新问题的时间,而解决新问题正是黑客最大的价值所在。这种浪费会伤害到\
 每一个人。无聊和乏味的工作不仅仅是令人不舒服而已,而且本身就是一种罪恶。
 
-作为一个黑客,你必须坚信这点并尽可能多地将乏味的工作自动化,不仅你自己,也为\
+作为一个黑客,你必须坚信这点并尽可能多地将乏味的工作自动化,不仅是为了你自己,也为\
 了其他人(尤其是其他黑客们)。
 
-(对此有一个明显的例外。黑客有时也做一些在他人看来是重复性或枯燥的工作以进行“脑\
-力休息”,或是为了获得某种技能,或是获得一些除此以外无法获得的特别经验。但这是\
-自愿的——只要是有思维能力的人,就不应该被迫做无聊的活儿。)
+(对此有一个明显的例外。黑客有时为了休息大脑、学习技能、或者别的特别的原因,\
+也会做一些在他人看来是重复性或枯燥的事情。但这是自愿的——只要是有思维能力的人,\
+就不应该被迫做无聊的活儿。)
 
 4. 崇尚自由。
 ===============
 
 黑客们是天生的反权威主义者。任何能向你发号施令的人都可以让你停止解决令你着迷的\
 问题,同时,按照权威主义者的一般思路,他通常会给出一些极端愚昧的理由。因此,不\
-论何处,任何权威主义的法,只要它影响到了你和其他的黑客,你就要和它斗到底。
+论何处,任何权威主义的法,只要它影响到了你和其他的黑客,你就要和它斗到底。
 
 (这并非向所有权威挑战。儿童需要监护,罪犯要被看管起来。如果服从命令得到某种东\
 西比起用其他方式得到它更节约时间,黑客可以同意接受某种形式的权威。但这是一个有\
 篇更详细的 `Evaluation of Python`_\(译注:Python 试用体验)中有更详细的论述。
 `Python 网站`_\ 有很好的\ `入门教程`_\。
 
-我曾经推荐过将\ Java 作为初学的语言,但\ `这则批评`_\改变了我的想法(在里边搜索\ 
+我曾经推荐过将 Java 作为初学的语言,但\ `这则批评`_\改变了我的想法(在里边搜索\ 
 "The Pitfalls of Java as a First Programming Language" 就知道我的意思了)。作\
 为一名黑客,你不能像人们挖苦的一样,“像水管工人一样装电脑”,你必须知道各个部件\
 的工作原理。现在我觉得可能还是学过 C 和 Lisp 后再学 Java 比较好。
 种状况已经戏剧性地发生变化;开源软件、编程工具、和操作系统(全都由黑客写成)现\
 在已经随处可见。让我们在下一个话题中继续讨论……
 
-2. 学习使用开源\ Unix 系统。
+2. 学习使用开源 Unix 系统。
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
 我将假设你已经有一台个人计算机供自己使用了(你可以体会一下这意味着多少东西。早\
 戏的标记,而这些也是很多黑客喜欢的东西)。1990 年代更多用的称呼是“nerd(书\
 呆子)”,那时“nerd”只带点轻微的贬义,而“geek”则是地地道道的蔑称,而在 2000
 年以后,这两者逐渐调转过来了,至少再美国的大众文化中是这样。而到了现在,甚\
-至在非技术人群里,也有不少以奇客精神为傲的文化团体。
+至在非技术人群里,也有不少以 geek 精神为傲的文化团体。
 
 如果你能集中足够的精力做好黑客工作同时还能有正常的生活,这是件好事。现在要\
 做到这一点比我在 1970 年代还是新手的时候要容易的多;如今主流文化对技术怪人\
 代编程),但很多黑客都那么做,并感到它们与黑客的本质存在某些基本的连系。
 
 * 学会用母语流畅地写作。尽管很多人认为程序员写不出好文章,但是有相当数量的\
-  黑客(包括所有我知道的最棒的)都是很有能力的写手。
+  黑客(包括所有我知道的最棒的黑客)都是很有能力的写手。
 
 * 阅读科幻小说。参加科幻小说讨论会。(这是一个认识黑客和准黑客的好方法)
 
 例如麻省理工学院的 ITS 系统)。虽然那时也有人想要改变这种状况,但他们的努力影\
 响范围相当有限,充其量仅在某个黑客社区有少数忠实用户而已。
 
-
 现在所谓“开源”历史和黑客社区的历史几乎一样长,但直到 1985 年前,它只是一种没有\
 固定称谓的习惯做法,而不是一套有理论做后盾,有宣言做前锋的自觉运动。这种状态在
-1985年结束了,长老级黑客Richard Stallman(也被称为“RMS”)将其命名为“自由软件
+1985年结束了,长老级黑客 Richard Stallman(也被称为“RMS”)将其命名为“自由软件
 (Free Software)”。这种命名也是一种宣言的方式,不过大多数黑客社区都不接收这种包\
 含明显思想烙印的标签。因此而大多数现有的黑客社区从来没有接受。结果,“自由软件”\
-这一标签被黑客社群中声音较大的少数(尤其是 BSD Unix 的相关人士)拒绝掉了,\
+这一标签被黑客社群中声音较大的少数(尤其是 BSD Unix 的相关人士)拒绝掉了,\
 而剩下的大部分人(包括我)虽然也有保留意见,可也还是沿用了这一称谓。
 
 尽管很多人存在保留意见,RMS 的“自由软件”的大旗也一直举到了 1990 年代中期。直到
-Liunx 崛起的时候,它才受到了重大挑战。Linux 给了的开源开发者一个新的自然归宿,\
+Liunx 崛起它才受到了重大挑战。Linux 给了的开源开发者一个新的自然归宿,\
 很多项目都已我们现称的开源的方式由 Unix 移植到了 Linux 系统中。Linux 的社区也\
 得到了爆炸性增长,成为了一个比以前黑客文化更为庞大,并且异质化的新的群体。RMS 
 曾今尝试将这一社群也归并到他的“自由软件运动”大旗下,但终究没有成功,原因可以归\
 出现的半年内,大部分的黑客社区就接受了这一名词,只有少数不接受这一概念的人还在\
 坚持使用“自由软件”这一名词。1998 年以后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 2003 年以后,所谓的\
 “hacking” 和 “开源(自由)软件开发”的含义已经非常接近了。从今天的眼光来看,这种\
-区分已经没有意义了,看趋势,这个现状将来也不大可能改变
+区分已经没有意义了,看趋势,这个现状将来也不大可能有多大的改变。
 
-话虽如此,这段变更的历史还是值得记住的。
+不管怎样,这段变更的历史还是值得记住的。
 
 .. image:: images/glider.png
    :alt: 如何成为一名黑客
 
 我还写过一篇 `A Brief History Of Hackerdom`_ (译注:黑客文化简史)。
 
-我写了一本 `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`_\ (译注:大教堂与市集),对于\ Linux 
+我写了一本 `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`_\ (译注:大教堂与市集),对于 Linux 
 及开放源代码文化现象有详细的解释。这种现象在我的另一篇 `Homesteading the Noosphere`_
 (译注:开拓智域)中还有更直接的阐述。
 
 
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黑客社群有一些特有的政治倾向,其中两条,一条是保卫\
 言论自由权,一种是抵御所谓“知识产权”对于开源社区的侵害。实践这两条的是\
-一些民间组织,例如电子前沿基金会\ (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) 就是\
+一些民间组织,例如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就是\
 其中之一。不过虽然如此,黑客们对于有任何明确政治目的的团体都是心怀戒备\
 的,因为我们已经从各种经验教训中学到一点:这些活动只会分裂黑客社团,并\
 让黑客们分心。如果有人以黑客精神为名组织一场首都大游行,那他就完全没有\
 的贡献成员以及外部的宣传者积极活动。和很久以前相比,黑客群体现在的团结\
 意识和自我意识已经增强了很多。过去三十年来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社交网络\
 逐渐开始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,而黑客的亚文化团体也更加容易发展和维护了。\
-这种变革的明显一个有代表性的现象是:黑客群体现在都有自己的T恤了。
+这种变革的明显一个有代表性的现象是:有的黑客社群现在都有自己专门的文化衫了。
 
 研究社交网络的社会学家把黑客文化归为“看不见的大学”,而且注意到这些网络\
 社交圈还有所谓的“看门人”——其中的一些核心成员,他们有一定的权威,可以\
 要学多久才能学会黑客技能?
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-这取决于你的聪明程度和努力程度。大多数人只要他们专注, 就能在 18 个月到
-2 年之间学会一套令人尊敬的技能。但是,不要以为就此结束了; 如果你是一个\
+这取决于你的聪明程度和努力程度。对于大多数人,只要足够专注,就能在 18 个月到
+2 年之间学会一套令人尊敬的技能。但是,不要以为这样就够了;如果你是一个\
 真正的黑客,你要用你的余生来学习和完善你的技术。
 
 Visual Basic 是好的入门语言吗?
 
 既然你问了这个问题,那你肯定是想在 Microsoft Windows 操作系统下学习黑客\
 技能。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主意。我前面讲过在 Windows 下 hack 就跟穿着骑士\
-铠甲跳舞一样,我不是在开玩笑。别试图做这个,Windows 是一个很低劣的 hack 
+铠甲跳舞一样,我不是在开玩笑。别走这条路,Windows 是一个很低劣的 hack 
 环境,而且一直如此。
 
 Visual Basic 有一个特征性问题,就是它不可以被移植到其他平台。虽然也有些
 我如何才能在IRC聊天室里偷到频道 op 的特权?
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-这是骇客行为。滚蛋吧,笨蛋。
+这是骇客行为。滚,笨蛋。
 
 我被黑了。你能帮我避免以后再被攻击吗?
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